vol.131
夜幕下的城
  • 随着夜色渐深,喧嚣的城市,归于沉寂,忙碌了一天的人们纷纷进入梦乡。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,工作才刚刚开始。夜幕之下,在城市的角落,他们无声地奋斗着,为了生存、职责与梦想......
  • 2017年4月8日凌晨1点,青岛台东步行街夜市所在地,当夜市结束后,清洁工魏兴海师傅开始了一天的工作。他负责夜市上大约3000平米地面的清理工作,每天凌晨1点准时开工,刮风下雨也不能停工,一般清理完垃圾需要将近3个小时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8年2月8日晚,铁路通信工王思益登上“复兴号”开始工作,他就是被誉为复兴号上的“耳科医生”——CIR库检人。据介绍,CIR系统是一套列车与铁路网管中心之间的通讯设备,列车开、停,行车速度,全靠这套系统来接收命令。每列列车在车头位置都设有一套,王思益检修完一个来回要走800米,像这样的工作一个晚上要完成25趟,日行20公里不在话下。 张亨伟(上海分社)/中新社/视觉中国
  • 2016年6月22日,河北石家庄,80后的李广是创业者中的一员。“创业,其实就是踏实地做好一件疯狂的小事。”对他来说加班、熬夜是家常便饭。凭着激情和闯劲,李广的创业道路越走越宽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8年2月9日,武汉,窗外星光点点,机库灯火通明,飞机定检车间的工作才刚刚开始。工作者们手持工卡检查单,开始围绕飞机进行例行检查工作,检查一项,在工作单卡上签一项。定检工作通常都是在深夜进行,通宵达旦是他们的工作常态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5年11月21日,山东青岛,于世国与同事在值夜班,取暖季是他一年之中最忙碌的日子。他所在的换热站一共4个人,基本上每人每天都要跑20户人家,午饭变晚饭,晚饭变宵夜是他们的工作常态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5年2月12日,四川成都,“掌灯人”常常接到市民的维修电话,来不及吃饭,只好方便面充饥。成都市中心城区有11万余盏路灯,1100多个配电箱,覆盖城区面积630平方公里。路灯是“掌灯人”上班的时钟,日落而作,日出而息,共有104名工人每天照料它们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6年9月15日凌晨,浙江舟山,一名纸媒夜班编辑伸展手臂缓解肩周炎带来的疼痛,长期的伏案工作让她患上了肩周炎、颈椎病。一份报纸从记者开始,到发行员投递进读者的报箱,它们穿越白天与黑夜,倾注着报人的专业、热情、责任与心血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4年12月12日,福建福州,林丽云到达预约地点接载夜晚乘车的女乘客。她是夜间的姐队的一员,每天晚上8点到12点接受女乘客的预约,让夜间晚归的女乘客能有一段安心温暖的回家路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7年7月28日,山东青岛地铁3号线,检修工人几乎每天深夜都要在地铁隧道内,连续走上好几站,仔细检查地铁的接触轨,被戏称为隧道内的“午夜暴走团”。他们的工作,必须在地铁结束一天的运营后进行,往往在深夜11点多开工,一直工作到凌晨三四点钟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5年1月19日,陕西西安,警员全天候驻守在街面警务站,24小时监控着周边治安情况。夜幕降临后,灯光明亮的警务站是最显眼的地方,把安全感带给市民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7年2月7日,山东青岛,为了避开白天的嘈杂,水管听漏工只能昼伏夜出,用耳朵监听地下自来水管何处漏水,被喻为城市水网的“听诊人”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7年6月13日,海南海口,凌晨1点55分,夜2线公交车驾驶员林芳源第三次驶过家门口。在椰城海口,当时针和分针重合在零点时,依旧有三条公交线路的公交车在光影斑驳的马路上行驶,温暖着夜归人的回家路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5年12月16日晚间,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的干警们在做“夜班操”。为了应对案件的大幅增长,他们每周有两天要加班上夜班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6年12月7日,山东泰安,深夜依旧忙碌的收费员。在莱泰高速公路泰安收费站,夜班收费员从16点接班之后,要到第二天早上8点才能再次交班。一次收费“三转体、两点头”,一晚上关窗几百次,一个晚上下来,腰酸背痛。 视觉中国
  • 2016年12月27日,山东青岛,板车夫王强每天夜里9点多来到菜市场等活儿,被菜贩选中后开始拉车。他一般从夜里10点干到第二天上午10点,正好工作12个小时。他的工资日结,每天260元,遇到好老板还能给270元。说到工作的辛苦,王强呵呵一乐:“我要攒钱在青岛市区买房子,想想就不辛苦了。” 视觉中国
  • 2018年1月10日,广东广州,接近1点,急救站的工作人员坚守在值班室。他们不知道下一个求救信息什么时候会到来。 视觉中国

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

*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

往期回顾更多
6080新觉伦午夜无码,欧美日韩福利一区二区三区,一品道门中文字幕视频,亚洲成女人图区第一页,色十欲十综合,亚欧女人在线,亚洲国产在线卡通动漫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